-

砰砰砰!

鐘青磊等人結的陣被衝散後,作為結陣者的他們也一個個倒飛出去,宛若被飛奔的蠻獸衝撞了一樣飛上高空,然後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都已經口吐鮮血,爬不起來。

就連薑轅和薑家高層一行人,措手不及之下被衝擊,也同樣連連後退。

被擊退的窘迫讓他們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怎麼可能?這是……劉正陽這是要突破了?”

“不可能吧?他不是才飛昇上來兩個月嗎?哪有飛昇者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的?古往今來,從來冇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即使是未來也不太可能會再有!”

“天啊,他那是什麼天賦?我們得罪了一個怎樣的天才?”

轟隆隆!

進入突破狀態後,劉正陽的力量還在醞釀。

隨著一股股能量從虛空中被他汲取出來,然後灌入他的體內,劉正陽的氣息正在迅速膨脹,同時有一股能量化作的龍捲風以他為中心旋轉了起來。能量龍捲風出現之後,在場眾人自然不可能再看到劉正陽的樣子。

本來還死撐著身體坐起來,擔心劉正陽會被襲擊的鐘青磊長鬆一口氣,然後軟綿綿地躺倒在地上,自嘲地笑道:“是我們自作多情了,有這股力量在,即使是薑家的高層也休想輕易傷到劉正陽。”

“痛死我了,我後悔了。”張峰躺在地上,狠狠地吐槽道:“剛纔那一瞬間,我還以為自己要死了,早知道劉盟主那麼妖孽,我們何必自討苦吃?讓他自己保護自己不就可以了?”

李鞅苦笑道:“等劉正陽突破成功,我說什麼也要讓他掏點丹藥出來補償我們,不然也太虧了,我們可都是為了保護他纔會被他打傷的!”

相比起鐘青磊等人,薑家的高層們受到的衝擊更大。

因為他們是更加懂行的人。

薑轅緊咬著牙,神情複雜地說道:“各位,你們感覺到那股能量波動了嗎?等劉正陽突破成功之後,他就是一個新的天仙境強者,而且他的實力將會遠比一般的天仙境強者更強。”

“那不是挺好的嗎?”薑麟不解地問道:“我們現在最需要的,不就是強大的同伴,好擊退周家的修士嗎?劉正陽的實力越是強大,對我們來說就越好吧?”

“你懂什麼?現在是好,可是事後呢?”薑轅惱火地說道:“要是劉正陽想與我們為敵,那他將會成為我們最強大的敵人!”

薑家的其他高層盯著劉正陽,目光閃爍個不停,心情也複雜得很。

“好矛盾啊,我是既希望他強大,但是又不希望他太強。”

“唉,事已至此,已經冇什麼好說的了,隻能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再說。”

“就目前來說,劉正陽強大對我們來說肯定是好事,不然隻有斬道境實力的他,我很懷疑能在戰場上發揮什麼作用。”

轟!

劉正陽身上的力量再次爆發,然後氣息暴漲。

氣息暴漲到極點後,又緩緩平複下來。

氣息緩緩平複的劉正陽站了起來,緩緩睜開眼睛,說道:“終於突破成功,咦,你們怎麼那麼多人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