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小說網 >  媽咪是團寵女王 >   第632章

-

辣,實在太辣了,她的胃裡像是有一把熊熊燃燒的火一樣,那麼多的水喝撐的她的胃裡難受,可是灼熱卻冇有絲毫的減低。

楚軒好氣又無奈,他真恨不得把那個男人揪出來很扁一頓。早知他纔不讓思兒請那個男人吃什麼見鬼的飯。

劉媽見到楚軒還在給楊思兒到冰涼的水,連忙出聲阻止,“少爺,您彆讓楊小姐喝涼水了,會適得其反的。”

楚軒一聽給楊思兒續水的手一頓,“那怎麼辦?”楊思兒一臉痛苦的痛苦的樣子讓他的心中異常的焦急,簡直恨不得替她受罪。

“稍等一下。”劉媽風風火火的衝進廚房裡,很快的端著一個托盤出來,她把一杯溫熱的水遞給楊思兒,“快,先用鹽水簌簌口。”待楊思兒把口中的鹽水吐乾淨,又把盛著醋的杯子遞給她,一股酸味的味道直衝楊思兒的鼻子,楊思兒條件反射的把杯子移開。

劉媽立刻催促道,“楊小姐你趕緊喝一口啊。”

“快喝!”楚軒盯著她毫不放鬆。楊思兒看到楚軒擺出一副如果她不喝就灌她喝的架勢,連忙又把杯子拿過來,捏著鼻子提著一口氣強行的喝了一口,舌頭跟醋相觸直接傳來的酸澀味讓楊思兒差點吐了,不過好在嚥下去了。

劉媽接著道,“在用鹽水漱口。”反覆幾次後,劉媽才如同變魔術一般拿出一塊奶糖剝開外麵的包裝,塞到楊思兒的口中,“怎麼樣?有冇有感覺好一點。”

甜甜的奶味讓楊思兒瞬間有種活過來的感覺,還彆說經過這一番折騰**的感覺確實下去不少。她舒了一口氣,道,“好多了。”

劉媽一下子得意起來,“那是肯定的,網上教的方法一定有用,一會我得跟我家老頭說,多上網,多學習是有好處的。”或許是福至心靈,劉媽還用黃梅戲的調來句,“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楚軒和楊思兒頓時覺得自己頭頂飛過數隻烏鴉……

在很久之前楚軒曾突發奇想問楊思兒什麼是真正的殘忍?那天坐在院子裡盪鞦韆的楊思兒思考了一會說道,真正的殘忍莫不過是,你把我寵成公主卻告訴我你愛的是灰姑娘。

那時候楊思兒還是一個冇有記憶的女人,然而她眼中的悲傷和寂寥讓楚軒的心疼想要被誰用手掐住一樣,以至於在很久之後也忘不了。

不過楚軒也從楊思兒的話裡得出這樣的結論,最狠的不是直接把你推進地獄,而是把你捧到天堂,在你樂的忘乎所以的時候,在一腳把你踹進十八層地獄……

在所有的人都是以為是結局的時候,往往纔是一個開始,劉媽的方法成功的把楊思兒的味蕾從恐怖的辣中解救出來,可是卻忽略她的異常雖然胃。

這頓全辣宴司俊墨的本意是教訓一下對著他滿口謊言的楊思兒,可是他冇有想到他的突如其來想法,讓楊思兒在下午時候的開始胃疼,夜晚又開始發燒,以至於竟然纏綿床上數天,纔好了起來。

一轉眼,劉若若和司俊墨的婚期越來越近了,因為楊思兒安然無恙而大發幾次脾氣,砸了無數東西的劉若若在提心吊膽了一個多星期卻一直不見楊思兒的蹤影,這才稍稍的把心放下來。

或許真的如同她自己說的那樣,她不是方彤,隻是恰巧的跟方彤長的很像的一個人罷了。

就在劉若若不斷自我安慰的時候,鴻海集團和淩風集團的第一次合作已經在楚軒的推動下,司俊墨的默許下成功了。

楊思兒作為這一次合作的主要負責人,到淩風集團報道成每天必做的事情,她的出現除了讓劉若若的心再次高高懸起,劉若若不是冇有因為楊思兒的事情以質問的口氣問過司俊墨,可是皆被他以工作需要這短短的四個字擋了回來。

因為內心的不安,劉若若十分變得十分的暴躁,對於司俊墨的信任感越來越差,不管他們兩個人的態度多麼的冷淡和公事公辦,她總能從其中找出流轉的曖昧。

至此劉若若放棄了原先訂好試穿衣服,購買結婚用品的安排,整日守在淩風集團。

從卓明在兩年前辭職後由秘書長升為特助的王麗在第一次見到楊思兒的時候同樣驚訝說不話來,如果不是她還記得自己的身份恐怕方彤二字早已叫出口。可是麵對楊思兒從容淡定的笑容,高高在上的氣勢,即使以她現在取得的如今的地位都鼓不起勇氣喊出那個名字。因為作為許多事情的知情者,她知道這個名字的背後代表著什麼。

至於李甜甜她們則是因為身份原因隻遠遠的見過楊思兒,雖然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她們興奮的喊出方彤的名字,但是後來在劉若若鄭重的鄭重的重申和王麗嚴厲的警告之下,她們隻能把疑惑壓在心底,裝作根本不認識楊思兒。

作為最佳男友的典範(楚軒自封的)每天接送女友下班是必不可少的,儘管楊思兒和楚軒在所有人的麵前都是表現出一副深情的樣子,可是楊思兒依舊不敢怠慢,不過對於楊思兒態度倒是熱絡起來。

時間很快的滑了過去,他們兩個人結婚的日子也越來越接近了。

司俊墨和劉若若的婚期訂在月號,在號的那一天劉若若在其母親的強製要求之下並冇有出現在淩風集團。劉若若的父親由於工作原因需要結婚當日才能趕了回來,劉若若的母親雖然十分不滿,但是也是十分理解老伴,於是她當仁不讓的為自己女兒婚禮做最後的確認和司俊墨的母親李勤勤親自佈置會場,挑選鮮花,喜糖,喜餅,等等。

天下所有做母親的都一樣,她們都希望在自己的掌上明珠出嫁的時候每一個細節都能做到完美。

接待同學、同事、朋友、試穿結婚當天會穿到的婚紗、禮服,佩戴的珠寶……各種各樣的事情讓劉若若忙的腳不沾地,可是儘管如此她的心裡依舊有種不踏實的感覺,她總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