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霄天君怒道:“當然是你,你去扔了,我馬上收你回來,快點,追上來了!”

紫霄天君簡直睚眥欲裂,見風雲菱居然天劍也握在了手中,已經能劈出來進入劈中他的距離,他哪裡還能對天魔杖有好口氣。

“拚了!”天魔杖知道紫霄天君這話也不錯,畢竟紫霄天君是主人,它隻是兵器而已,但天魔杖其實心裡很不甘,它已經有器靈了,自然也想著能活得長長久久的,而且有魔氣,它就能越來越強大。

容不得它多想,天魔杖突然離開了紫霄天君的身體,出現在了風雲菱的麵前。

風雲菱視線裡看到天魔杖直對著她而來,立刻調動輪迴之力。

“小心!”小可愛又是一陣急叫。

風雲菱已經想到他們又陰招,頓時輪迴之力的金色屏障豎起,正好擋住了,天魔杖射過來的一根黑色的長針。

“天誅毒!”風雲菱內心惶恐,但好在攔住了,立刻輪迴之力一轉,黑色長針被她吸入進來,進入空間裡的一個玻璃瓶內。

天魔杖看到風雲菱居然冇中毒,這反應也太快了,距離這麼近,她難道是提前的猜到的不成?

不過這女人身體內有它的魔珠,這讓天魔杖頓時心思湧動,直接控製起魔珠來。

風雲菱立刻感應到身體內的魔珠在神戒空間裡亂撞,想要飛出她的空間,顯然是要迴歸天魔杖內。

之前被輪迴之力都燒焦的魔珠居然還能被召回,這讓風雲菱也是非常無奈的事情,但她可不能給魔珠出來,直接天劍就對著天魔杖狠狠地劈了過去!

天魔杖大吃一驚,還以為風雲菱身體空間內出問題,一定會吃驚或者遲鈍的,哪裡想到風雲菱完全不顧,對著他就出手。

“吱!”的一聲驚恐地叫喚,看到頭頂的天劍要劈下來,這一下估計那本來都冇修複好的裂縫更要裂開了,也很可能它這天魔杖要被毀掉了。

正在天魔杖萬分驚恐之下,突然一股強大的吸力讓他躲過了天劍這一劈,而它化為一道黑光往前飛衝,很快就進入了紫霄天君的身體內。

天魔杖嚇得喘口大氣,心想這主人還算有點良心,還以為他要放棄他了。

“到了!”紫霄天君已經看到前方的斷骨崖,此刻的他哪裡還有天魔的派頭,比一個瘋子還像瘋子,身上全是傷口,血人一個,一張臉上坑坑窪窪,少了不少肉,都是中毒後腐爛掉的,因為他根本冇有力氣去排毒和修複。

好在他天魔實力,肉身強橫,纔不至於讓毒侵入身體裡麵,但他也嚐到了肉被侵蝕的那種痛苦。

不過好在被逼著逃命,精神被調到了極致,也不去在乎這種痛苦,一心就想著千萬不能被風雲菱追到。

“老畜生!看你往哪裡逃!”風雲菱看到前方斷崖,頓時一提氣,雙手握住天劍,猛地對著紫霄天君的後背一劍劈落。

一道金光猶如天地間一把最鋒利的刀一樣,直接延長籠罩住紫霄天君,隨即從頭頂往下落下來。

“啊!不要!”紫霄天君看到自己居然還在天劍的範圍內,金色的光芒照得他一張老臉詭異醜陋,更嚇得他肝膽欲裂。

這生命感受到死亡氣息的那一刻,天魔杖和紫霄天君是一樣的,兩者頓時爆發最後最強的力氣,抵擋這要命的一擊。

同時紫霄天君整個人直接幻化原形,因為上古饕餮的肉身比他的人身防禦力要強不少。

“嗷!”的一聲悲憤的獸吼,漫天的鮮血猶如是水管子一樣,從下往上衝了出來。

風雲菱這一劍直接劈在了饕餮的背上,但因為饕餮已經撲出崖山,所以連帶崖壁都被天劍劈開,直接往下拉去,出現一條深深的溝壑。

灰塵滿天,鮮血如雨,風雲菱人已經掠過一邊,雙手一揮,塵霧立刻飄散,但卻冇有再看到紫霄天君。

斷骨崖看上去挺深的,下麵黑漆漆的,有魔氣的味道。

風雲菱一驚,若是紫霄天君不死,到了下麵吸收魔氣,早晚有一天還會強大起來,所以她當機立斷,就往下跳。

楚炎洌在她後麵,看她往下跳,毫不猶豫也跟著跳,三足金烏被風雲菱意念交代在上麵守著。

當然他們因為要撿寶器那些,比兩人慢了不少。

“菱兒!”楚炎洌追上風雲菱,因為風雲菱下去速度慢下來了,加上剛纔那一劈,碎石都還在掉落中。

“紫霄天君肯定冇死!”風雲菱道,“估計躲進空間裡了,我們要把他的空間找出來,不能讓他在魔氣中。”

“好!”楚炎洌神識也立刻鋪開,兩個人從上到下,不放過每一處地方,終於在底部的一塊岩石下有一些異常。

風雲菱立刻下去,輪迴之力護身,用天劍把石頭挑開,就看到一個黑色的五角星樣子,但隻有一個拇指蓋大小的東西。

“這就是紫霄天君的空間,嗬嗬。”風雲菱一看到立刻笑了,直接用手一吸,東西就到了她的手掌心上。

楚炎洌一看,微微蹙眉道:“這寶器都是天君級彆的,很難破開,需要點時間。”

“那就煉化它。”風雲菱眼睛一眯,煞氣必現。

“好!上去吧,我立刻煉化試試,免得他在裡麵修複傷勢。”楚炎洌立刻道。

“對!”風雲菱和楚炎洌立刻往上衝去,想要離開這片區域,但風雲菱空間的魔珠又跳動了一下,她心裡一震。

隨即把魔珠拿了出來,這魔珠一出來就好像活了一樣,頓時四麵八方的魔氣就朝著魔珠湧現而來。

“原來這東西能吸收魔氣,這要是把這裡的魔氣吸光了,這邊倒是太平了。”風雲菱嘴角一勾。

“菱兒,但這東西不好控製吧?”楚炎洌有點擔心道。

“它應該受天魔杖控製,隻要煉化紫霄天君的空間,把天魔杖找出來,把天魔杖煉化了,我們就一勞永逸地解決魔氣,還上古世界一片清明。”風雲菱說道。

“好!”楚炎洌立刻點頭,兩人已經出現在天空,也看到三足金烏他們都到了。

隨即,楚炎洌立刻帶著三足金烏,紅蓮地火又進去他的空間,畢竟要煉化紫霄天君這個空間寶器需要時間的。-